好心沒好報(5) 

The Woman and Her Bonds (5)


 她神情激動,儼然那惡棍王八蛋糟蹋了她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現在該是討回公道的時刻了。
 「你好喲,科威爾先生。我來是要弄清楚你究竟想把我的債券怎麼樣。」從她的聲音聽得出來,她已有心理準備面對科威爾的猛烈反擊甚至是惡言相向。
  「早安,夫人。我不懂您的意思。」
  
這小子居然給我裝無辜!杭特太太臉上的表情更接近大便了。科威爾不正面迎擊,而是選擇四兩撥千金。
  
「科威爾先生,你少裝蒜!」她意有所指地說。
  
「唉唷,我是真的不明白呀。我只記得當我建議您別賣的時候,您不聽我的勸,後來我建議您買回的時候,您還是沒聽我的。」
 
「不錯,就是96.5,」她火冒三丈地大吼。
  
「嗯,要是您聽我的,到今天已經獲利超過7000美元了。」
  
「喲呵,不知道是誰害我沒賺到錢的呀?」她暫停幾秒鐘,等著科威爾回應,但他沒回答,於是她繼續說:「不過算了,我不計較。我決定接受你的條件,」她說得一副死了老公的可憐寡婦別無選擇只能任人宰割的沈重模樣,「我要用96.5塊錢接下那些債券。」接著吸了一口氣補一句:「雖然它們其實該是93塊的。」
    「但杭特太太,」科威爾聽了這話簡直傻眼,說道:「您知道您不能這麼做的。當初我叫您買時您不肯,現在我真的沒法幫您買在96.5的價位。您去看看現在的報價,就知道我沒說謊。」
    啊哈,前一晚她跟艾蜜莉表妹閒來無事,就設想了面對科威爾先生的掙扎時的各種情境演練了不下十次,這下果然派上用場啦!杭特太太當然摩拳擦掌的要表現出她知道自己在道義上跟法律上擁有哪些權利,有人膽敢忽視,老娘就跟他拼了。因此她冷冷地說:「科威爾先生,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好像在對一個犯人下最後通牒。
   「別說一個,哪怕一百個,一千個我都樂意。」
   「不需要,就一個。我以前買的那些債券到底還在不在你手上?」
   「那些債券是誰買的有差嗎?夫人。」
   他的回答避重就輕!
   「我只要你回答在還是不在。那幾張債券到底還在不在你手上?」
   「在我手上,不過—」
   「那麼,從權利上來說,那些債券是屬於誰的?」她的臉色仍然蒼白,但態度堅決。
   「當然屬於我。」
   「屬於你?科威爾先生?」她笑了,笑容裡五味雜陳,獨缺高興。
   「沒錯,夫人,它們是我的。」
   「你打算繼續抱著它們?」
   「當然。」
   「就算我出96.5你也不願意讓給我?」
   「杭特太太,」科威爾激動的說,「債券93塊錢的時候,你把它們丟給我,帳面上我就虧損了3000美元—」
   她遺憾地笑了笑—為他把她當成無藥可救的傻子感到遺憾。
   「當它們漲到96.5之後,你要我用93塊錢賣回去給你,我如果照辦,我就會真的損失3000美元了。」
   她再度笑了,同樣的笑容,只是遺憾之外還多了賭爛。
   「一開始的虧損我認了,就當作是看在跟哈利朋友一場的份上,我願意自掏腰包好讓你安心。但我想不出任何理由,為何我就該平白無故奉送你3000美元,」他很溫和地說。
   「我可沒叫你這麼做,」她急忙反駁。
    「如果是因為我的錯而害你損失任何一分錢,那就另當別論。但你把原本的資金分毫不少地拿了回去,要是你用差不多同樣的價位買回來,你並沒有什麼損失。你這時候才跑來要求我賣你96.5,但是債券已經漲到104了,我想這應該可以算是你拒絕接受我建議的報應吧。」
    「科威爾先生,你利用我的處境佔我便宜,虧哈利那麼信任你。不過我告訴你,我是不會讓你如願以償的。你一定想打發我回家然後忘了你對我做了什麼。但我會去找律師,問問看我是否應該被丈夫的朋友用這種方式對待。我告訴你,你錯了,科威爾先生。」
    「對,夫人,我確實錯了。為了避免一錯再錯,你行行好,從今以後不要再踏進我辦公室一步。盡管去找你的律師,夫人,你可以回去了。」華爾街最有禮貌的人說出了這些話。
    「我們走著瞧,」她撂下這句話便離開了。
   科威爾心神不寧的在辦公室裡來回踱步,他幾乎不曾如此失態過,他不喜歡這樣。
 發報機這時又亢奮起來了,他心不在焉又不耐煩地撇頭瞥了一眼。紙條上寫著,
Man. Elec. 5s106.5
——全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學當傻瓜

兩隻老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