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沒好報(4)

The Woman and Her Bonds (4)


    「科威爾先生,你還抱著那些債券吧,是嗎?」

    「是的。怎麼了嗎?」

    「我…我想把它們買回來。」

    「沒問題,夫人。我查查它們現在多少錢。」他吩咐一位職員詢問Man. Elec. 5s的報價。職員撥電話給他們公司的債券部門專員,得知目前的價格是96.5塊錢,並回報科威爾先生,科威爾隨即轉告杭特太太,並說:「我沒亂說吧。它們的確又回到了您當初買入的價位了。」

    她欲言又止,「我…我…你不是用93塊錢跟我買的嗎?我想用我賣給你的價錢買回來。」

    「事情不是這樣的,杭特太太,」他說,「我是用96塊錢跟您買的。」

    「但那時的價格是93塊錢啊。」她並且追加佐證,「你該不會忘了我跟你說每家報紙都刊登同樣價錢的事吧?」

    「我沒忘,但我把您最初交給我的金額一毛不少地還給了您,而我把所有債券都轉到我的戶頭裡了,在我的帳上,它們花了我96塊錢。」

    「但你可不可以用93塊錢讓給我?」她很堅持。

    「很抱歉,夫人,但我找不到理由這麼做。如果您現在從公開市場上用市價買進,就形同先前不曾賣掉它們一樣,而且您會賺大錢,因為它們正在上漲。讓我用96.5塊幫您下單吧。」

    「你是說93塊吧。」她試探的笑了笑。

    「用市價,」他耐著性子糾正她。

    「那時候你為什麼要讓我賣掉它們呢,科威爾先生?」她哀怨地問。

    「不論如何,我親愛的夫人,您現在買進的話,就跟您把原本那些債券抱到現在是一樣的。」

    「噢!我不懂,那批債券明明就是我在禮拜二才用93塊錢賣掉的,我現在只不過是要買回同樣那批,為何就得花上96.5塊錢?」她又說,「如果我今天要買的是另外一批債券,我便不會這麼在意了。」

    「我親愛的杭特太太,那跟您手上持有哪一批債券沒有關係。它們全都漲了,您的,我的,大家都是。您的債券跟別人的沒有分別,您應該很清楚,不是嗎?」

    「對…嗯…但是…」

    「好,那麼您現在就如同當初您什麼都沒買一樣,沒有任何損失,因為我把錢原封不動地歸還給您了。」

    「我想要買進它們,」她態度堅決,「用93塊。」

    「杭特太太,我也希望能用那個價位幫您買進,但是現在根本沒人要用低於96.5塊錢的價位求售啊。」

    「唉,我幹嘛讓你把我的債券賣掉呀!」她忿忿地說。

    「呃,因為它們跌跌不休,您擔心得吃不下也睡不著…」

    「話是沒錯,可是我對買賣什麼的根本一竅不通,你知道我是外行人的,科威爾先生,」都是科威爾先生的錯啦。

    科威爾仍舊陪著笑臉問道,「您要我幫您下單嗎?」他有內線,知道債券必漲無疑,他覺得應該讓杭特太太分一杯羹。他心裡覺得對杭特太太過意不去。

    她回敬一個微笑。「是的,」他告訴他,「下93塊錢。」

    看來科威爾是白費唇舌了。杭特太太就是不能接受債券幾天前還是93塊錢,現在竟要她出96.5塊錢來買。

    「但市價就是96.5,我哪可能買到呢?」

    「科威爾先生,93,不然拉倒。」這樣厚臉皮的要求,幾乎連她自己都覺得難以啟齒。她彷彿真的覺得價錢就該一直停在那兒等她上車。雖然她想要債券,但她並不想屈服。

    「這樣的話,請恕我礙難照辦。」

    「呃…我要走了,科威爾先生。」眼淚就要掉下來了。

    「保重,杭特太太。」而他不自覺又盡釋前嫌地補上一句「如果您改變心意,我仍然樂意…」

    「我知道我死都不會出價高於93。」她仍不死心地望著科威爾,看他會不會回心轉意,並對他微笑—女人這麼笑的時候,表示她已經沒招可用了,幾乎就就等於開門見山的嗆你:「我吃定你一定會買我的帳。問你意見只是給你面子,你的底細老娘清楚的很,我才沒在怕的啦!」

    不過他並沒鳥她,只是很有禮貌地鞠躬送她出門。

    在證券交易所的看板上,Man. Elec. 5s持續上漲。杭特太太眼睜睜看著行情一去不回頭,根本沒心情沮喪,只恨不得化身德州電鋸殺人狂到大街上殺個血流成河以洩心頭之恨。她跟艾蜜莉表妹還有表妹的老公談論此事,艾蜜莉很感興趣。她跟杭特太太一搭一唱逼迫著可憐的男人找出各種奇怪的歪理支持她們,完全不顧男人微弱的抵抗。於是她們自欺欺人地認定,拗科威爾先生把債券用93塊錢讓給好友的遺孀或許過於強人所難,但要他幫杭特太太用96.5塊錢弄到債券,當然一點也不為過。這兩個女人一達到共識,杭特太太就想好下一步的行動了。她愈想就愈火大,隔天一早便迫不及待地衝進亡夫的遺囑執行人兼好友的辦公室裡頭。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學當傻瓜

兩隻老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